<p id="tvhbx"><menuitem id="tvhbx"></menuitem></p>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tvhbx">

              Information 出口預警

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“中間商”違約、欺詐風險上升 出口企業損失增加

              2017-01-05
              【案例】
                    中間商B是一家注冊在香港的公司,在內地多家工廠采購貨物以后,銷售給美國大型服裝零售商C,杭州服裝紡織生產型企業A便是B的其中一家供貨商,三方的交易關系已保持了3年。今年1月,B提出延長支付期限到120天,A認為美國C公司規模較大,回款不會有問題,便答應了該條件。今年2月,A向B出運近10萬美元的貨物,但到了應付款日后,卻遲遲未收到B的付款,此后也無法與B取得聯系。A公司隨即向浙江信保報案。通過海外追償渠道調查,發現美國零售商C雖然存在拖欠情況,但已經付清貨款。中間商B雖然承認了債務,但表示經營出現問題,現金流非常緊張,無力償付債務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【分析】
                    以上是一起典型的中間商拖欠貨款的案件,出口企業A把最終買方與中間商捆綁起來,認為最終買方實力強大,過于輕信中間商,導致損失發生。
                    有關數據顯示,今年以來,由于中間商問題導致的報損案件不斷增多,其中不乏報損案件金額達上百萬美元的案件,中間商違約、欺詐風險上升,出口企業損失增加。
              諸如此類中間商案件,如何把握與中間商貿易的風險要點呢?建議出口企業必須認清中間商身份、設計好“貿易合同、單據、資金流”,做好風險防范措施。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【提醒:認清“中間商”身份】
                   “中間商”并非嚴格意義上的法律概念,僅僅是貿易實務中一種約定俗成的稱謂。從“中間商”在貿易實踐中所扮演的角色來看,一般主要分為以下三種類型:
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是“中間商”以自身名義與出口企業簽署合同,并獨立承擔貿易合同項下的第一性付款責任,而最終買方只是中間商的貨物銷售方,此時所謂的“中間商”即為實際合同買方;二是“中間商”以最終買方名義與出口企業締結合同,不承擔合同項下的付款責任,此時中間商實為買方代理人;三是“中間商”為“買賣雙方”提供交易機會,并不參與貿易合同簽署及履行,只是在交易達成時抽取部分傭金,此時“中間商”實為“合同居間人”,并不承擔合同項下的付款責任。
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年發生的“中間商”相關案件主要有以下幾種類型:由于中間商經營不善、破產造成國內企業無法收到貨款;部分中間商假借國外知名企業的名義偽造合同向國內多家工廠下單;出口企業簽署合同時未認清真正合同買方,部分出口企業與中間商簽訂合同。
              針對上述情況,在此建議出口企業,認清中間商身份,關注風險承擔者,在簽署合同時要特別關注中間商的資質、付款能力、歷史履約情況和最終買方的信用風險。
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【警惕:貿易合同、單據和資金流環環相扣】
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國際貿易開展中,貿易合同、單據、資金流都是非常重要的風險環節,每個環節的疏忽都有可能會出現風險,導致損失發生。特別是在有中間商參與的貿易過程,因貿易環節及流程設計往往更為復雜,出口企業更應注意風險要點,提高警惕。
                  1.中間商以自身名義簽署合同的,出口企業應根據中間商本身資信狀況決定是否簽約交易。同時,建議出口企業與中間商簽署正式的貿易合同,發票和提單都出具給中間商。對于中間商有特別要求將貨物出具給最終買方的,建議在合同中予以約定并出具指示提單,中間商直接回款。
                  2.若中間商代理最終買方簽署合同,建議出口企業在簽署合同前識別好中間商身份,在正式簽署貿易合同前應要求“中間商”出具買方的合法有效授權文件,并與買方核實確認“中間商”的代理人身份。發票和提單可直接出具給最終買方。建議出口企業在合同中約定預付款比例,并要求最終買方支付預付款來確認貿易事實。
                  3.如果中間商作為傭金商出現,中間商不參與貿易實質,在貿易合同條款和單據上不應涉及中間商。

              性高朝久久久久久久